内容详情
柳锦目律师团队
Tel:13952031715
我想说说中国的教育
本文首次发表于“目哥说法”公众号
来源:原创 | 作者:柳锦目 | 发布时间: 2022-02-08 | 352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中年人的饭局总免不了会聊到孩子,关于孩子最能引起共鸣的就是教育问题。辅导作业、学区房、辅导班、择校、升学率、竞赛加分……各种焦虑,各种不满。貌似也只有在这个话题上,大家才能很容易达成共识。这些压力和焦虑所折射出的是当下教育带给家长的共同的痛点。

我不是教育工作者,但我坚定地认为我们的教育制度出了问题。去年有一部电影《银河补习班》,拍得非常好。作为一个父亲,我被邓超饰演的角色成功的实现了情景带入,剧中爸爸对孩子的爱感动了我,让我流泪;但剧中所揭示的教育的痛病也让我陷入痛苦,我甚至一度感到相当绝望和恐惧。

剧中邓超饰演的父亲问自己的孩子,你长大了想干什么?孩子说上清华北大。父亲说,不,上清华北大那是过程,上完清华北大你想干什么?这才是你的理想。

剧中教导主任和老师那句像魔咒一样的话,我们小时候也无数次地被灌输着:马上就要到高考了,这是我们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!

黑色七月,是孩子学生时代所有压力的浓缩,高考结束,是孩子多年压力的集中释放,撕掉书本,庆祝的是什么??学习在孩子的生命里又扮演着什么角色?

那位父亲说得很好,高考不应该是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,人生最重要的时刻应该均匀的分布在你生命里的每一天。

我们的教育真的有问题,我说不全,但我觉得起码是整个社会顶层的价值观出了问题,首先,教育的本质被功利化,政治化了。教育教育,教书育人,就是传承知识,培育做人。教育是培养人的途径,而不应该是选拔人才的方式,更不应该是选拔官员,进入仕途,改变阶层的手段,教育就应该是干干净净的本来的样子。

我们经常听到这样的说法,我们的教育资源匮乏,优质教育资源分布不均。我不这么认为,就现阶段讲,我们不缺地,不缺钱,更不缺人。我们完全有能力做到让所有人接受义务教育,高等教育。教育就要不设门槛,既然是培养人,为什么要在初中人为的规定只有一半人能上高中,又通过高考决定只有一部分人能上大学?所有的人都应该根据自己的意愿接受教育,获得公平的受教育机会。

选拔不是教育应该有的功能,竞争也不应该设置在接受教育的机会这一环。人的一生都要学习,人的一生都在成才进步,这个观点当下已经被普遍接受,那为什么又要通过中考,高考来剥夺一部分人接受教育的机会呢?

其次,教育的目的被特定化,绝对化了。教育的目的是什么呢?或者说求学的下一站是哪里呢?找工作!是的,没错,就业就是跟教育同生共长的一对冤家,可以说教育的很多问题都是跟就业有关。但是,我们有没有想过,在不久的将来,互联网高度发达的时代,我们每个人可能就是网络产业链上一个数据,我们每天和很多的人,节点,机构,平台,系统发生着关系,我们每个人很难讲清楚自己是什么职业?做什么工作?谁是谁的员工?谁又是谁的老板?不久的将来,职业、专业、工作、劳动关系,这些概念都会消失,我们每个人就是云端一个节点,人与人之间就是数据的交换和分工计算的大协作。那个时候,社会对人才的需求标准就变了,因就业竞争而带来的教育的竞争也会变,社会压力的传导是双向的,价值观也是多元的,对人才的定义也将更加多元化。希望带来的是教育的本真回归,教育就是每个人的基本权利,至于竞争和挑选那是社会的自然的行为,衡量一个人价值的不再是考试成绩,而是需求,多元化的需求。

那个时候,我希望社会对人才的定义应该是这样的:真正的人才是已经创造了价值的人,而不是通过了考试,一张文凭证明你是人才,证明你将来能够创作价值。